云轩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漂亮假千金,嫁个硬汉养崽崽在线阅读 - 第334章 我们得好好保护娘

第334章 我们得好好保护娘

        “这个任务执行起来……”

        林云初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吞了回去。

        她这问的是什么傻话?

        如此紧急的召回,执行的任务怎么可能不难?

        “总之,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我和孩子在家等你,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最后所有想说的话,汇聚成了一句平安归来。

        裴淮远点头。

        以前不管做什么任务,他都无所畏惧,离开家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留恋。

        但此刻,看到林云初那双担忧的眼睛,他心头突然有很多的不舍。

        “才结婚这么久,我就要出任务……”

        “你没有退伍,执行任务是你的天职。”

        林云初道,“你放心,家里所有的事情我都会搞定,孩子们我会好好带好,等你回来的时候他们肯定乖巧懂事,更优秀了。”

        裴淮远将她抱在怀里,在她额头上亲了亲,道,“有你在我很放心。”

        “明天要出行的东西,我给你准备一下。”

        “不用。”

        裴淮远拦着她。

        林云初抬眸看着他,道,“要。我知道你心疼我干活,但我想给你准备一些路上吃的。”

        他被召回的太过于突然,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这些。

        “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我之前听说有些人召回的时候,通知一下来,人就被带走了。你这,还给我们留了一个晚上的时间,道别已经很好了。”

        “……”

        林云初走到牲畜栏,捉了一只鸡,一只鸭。

        宰了后,做了一份血酱鸭,血浆鸭的血是用坛子酸水储存的,超好的鸭子不容易坏。

        鸡她就简单炒了一下。

        而后做了一些糯米饭。

        裴淮远一直陪着她,打下手。

        两人在厨房里忙碌很久,而后回到屋里。

        躺在床上,林云初一直睡不着。

        脑袋掠过无数的画面。

        这本书里裴淮远一早就成为了烈士。

        如果他一直留在燕围口,和她一起生活,她坚信,他这辈子可以平安度过余生。

        可现在他却被部队召回。

        执行的还是很危险的任务,他还能不能平安回来呀?

        他能不能真正改变自己的命运?

        如果成为烈士是他的宿命,那他这次……

        林云初脑袋想爆炸。

        然后狠狠打了一下脸,她这是在想什么好的,不想专门想坏的。

        呸!呸!呸!

        打!打!打!

        所有的坏念头通通被打掉。

        “……”裴淮远眸子深深看着林云初。

        林云初钻进他怀里,道,“我就是有些担心你!和你结婚这么久,几乎没和你离开过。”

        裴淮远感觉自己胸口被撞的有点疼。

        他深深呼了一口气,拍了拍她后背,道,“我争取早日完成任务,早点回来的。”

        “咱们两个还没生孩子呢。”

        一说孩子,林云初脸色嫣红起来,道,“你这会儿想起来我们两个要生孩子了?你之前不是一直不想要吗?”

        “没有!”

        “那就现在。”

        林云初对上他眼神,大胆的道。

        “……”裴淮远眼眸深深的落在怀里娇俏姑娘脸上,心头掠过满足,可更多是的心疼与不可确定,“等我回来。”

        他信誓旦旦的和她说,他会回来。

        可他根本就不敢保证。

        上次执行任务,如果不是遇见林云初,他死好几回了。

        基本上让他去执行的任务,没有不危险的。

        如果万一他遇到不测,他又给林云初留了一个孩子。

        那林云初这辈子都会被绑在这。

        她不应该被他这样绑着。

        裴安康他们现在已经不小了,长大之后就能自力更生。

        她的人生应该多姿多彩。

        她以后会遇到更好的人。

        “……”林云初心更沉,知道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那我想你怎么办?”

        “我……真舍不得你。”

        林云初纤细手指轻轻攀至他胸前,轻柔抚摸了他纹理分明的肌肉。

        双眸水汪汪的看着他,又纯又欲。

        裴淮远呼吸倏地变沉,直接将她压了下去。

        这个晚上,她和裴淮远都很用力。

        两人奋战了很久很久,一次又一次到达顶峰。

        林云初最后累得沉沉睡去。

        “明天你等我,我送你。”

        “嗯。”

        林云初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自己睡得很沉。

        在一模床头,床头空空如也。

        她猛然惊醒。

        外面天还亮,她身边却早就没裴淮远。

        委屈突然涌上心疼。

        “滴滴……”

        而后他听到汽车鸣笛的声音,随便披了一件衣服,他冲了出去。

        “裴淮远……”

        他看到了,正准备上车的裴淮远。

        “你不是说走的时候会叫醒我的吗?睡觉之前我明明叮嘱过你。”

        林云初冲了过来。

        “看你睡得很沉,想让你多睡一会儿。”裴淮远抚摸她头发。

        “以后的每天晚上我都能睡很多,我需要这一会儿的觉吗?你走我如果都没有看到,我的心里会是怎样的?”

        林云初抬眸问道。

        裴淮远没出声,脸上都是歉意。

        “昨天晚上给你准备的东西都带齐了吗?衣服备好了吗?”

        “一路平安,我在家里等你。”

        “如果方便的话,记得给我们写信。”

        “好。”裴淮远用力抱了她一下,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林云初站在院子门口,目送着他们离开,直到车消失在黎明前的黑夜中。

        *

        裴安康几个一起来,听说裴淮远回部队的消息后,人都蔫吧了。

        他们好不舍。

        以前裴淮远没回来之前他们经常被欺负,自从他回来之后,村里没有人敢欺负他们。

        裴淮远对他们是真的很好。

        其他父亲对孩子都很严厉,一言不合就开打,稍微严重一点还会带着母亲一起进行男女混合双打,他从来不打他们,偶尔惹他不开心,他也只会严肃的皱着眉,而后耐心的教导他们,甚至比林云初还要更耐心。

        裴聿城知道这消息后,眼泪直接哗啦啦的流。

        好难过,好不舍。

        裴浩南则孤独的坐在大树下看着天空。

        家里的气氛一下子低沉下来。

        “大哥二哥,咱们不能这样,爹走了最伤心最难过的人,一定是娘。我们如果也很不舍,很担心,情绪很低落,娘也一定会这样。”

        “爹去部队了,不在家,那我们要保护娘,让他开心,让他快乐!”

        裴聿城想了想道。

        裴浩南觉得很有道理,“确实如此,我们有这么好的爹,我们应该要向他好好学习。”

        裴安康摸了摸两个弟弟的脑袋,道,“我们不小了,是家里的小男子汉,可以肩负起保护娘的任务了。”

        裴淮远回部队后,林云初确实情绪低落了一两天,这两天,裴聿城每天都变成花样,给他做好吃的,裴浩南和裴安康这将家里的各种家务事打理的井井有条。

        “娘,你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我们会乖乖长大,好好长大,然后等爹回来。”

        听到裴聿城的话,林云初眼眶倏地通红。

        好贴心啊。

        这世界怎么会有这么贴心的孩子,还是男孩子?

        裴淮远只是去部队执行任务而已,她消沉什么?

        她要振作起来。

        服装厂的生意越来越好,市场方向一直在变化,她得设计更多的服装款式。

        汪雪娇这边最后决定扩大他们的经营时间,将正餐正式加入到店铺当中。

        中餐晚餐开始营业之前,她和裴聿城研究了好几道拿手菜这些拿手菜一经推出,就收到了客户的好评。

        因为菜品质量非常高,前来消费的人群越来越多。

        生意越来越好。

        这两件事情理清楚之后,高考报名开始,林云初第一时间报了名。

        而后参加了高考冲刺班。

        “哟,真没有想到,这林大老板也来参加高考补习?”

        上课第一天,林云初便听到语气阴阳怪气的声音。

        转头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村子里面嫁出来的龚翠云。

        和龚翠云一起前来上课的,还有她的丈夫元吉民。

        元吉民一直无业,之前本来想通过元安华进单位上班,结果元安华因为元安国的事引咎辞职。

        然后他一直保持着无业的状态。

        龚翠云也没有工作。

        元母看他们两人都闲在家,又生气又讨厌。

        这段时间大家都在说通过高考考上大学,大学毕业分配工作的事,元母想着他们两个人之前都是高中生,这如果努一把力都能上大学,上完大学之后,就能分配进事业单位,未尝不是一条好路。

        然后将他们两人都赶进了高考冲刺班。

        林云初懒得理他。

        “哟,这是看不起人,是不是和你说话你都不理?”

        龚翠云走到林云初身边,吊着眼睛看她。

        眼眸里恨意满满。

        “同学我是来学习的,没时间和你打嘴仗。”

        林云初回她一句。

        “你装什么装?”

        龚翠云咬着牙齿反问道。

        “教书的人就好好教书,好好的教书名额拿到手了之后你不好好教书,你跑来这里干什么?为了彰显自己可以玩弄别人吗?”

        如果没在高考冲刺班里面看到林云初,她心里还好想一点。

        这一看到林云初,新仇旧恨,立马涌上心头。

        龚翠云又老又恨。

        林云初这是什么意思?

        当初村完小的教师名额,她死活要抢,把她刷了下去。

        结果她这书教还不到一个学期,就不干了,自己跑来参加高考。

        她这摆明着就是在针对她。

        她如果多教几年书,这事情她还是好想一点。

        “龚翠云,你不能在村里面教书是因为我的原因吗?是因为你自己水平不够。你与其在这里找我的麻烦,还不如多看点书,多背点书里面的内容,争取高考的时候多考几分。”

        “哟,这是做了老师之后就习惯了教育别人?”

        龚翠云嘲讽的反问。

        “麻烦你起开一点,别在这里碍我的事。”林云初恼火的道。

        龚翠云冷笑一声,在林云初面前走过来走过去。

        林云初索性将自己的书搬到最后一组的第一个。

        “叮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龚翠云才老老实实的坐回自己的座位。

        这一天上课下来,林云初有些脑袋发晕。

        这个龚翠云太过于讨厌,一到下课就来打乱她的节奏。

        她本来想,直接回去复习算了,这学校的环境太过于复杂。

        可听了几节课之后,发现这边老师上课的水平还挺高的。

        高考考试的知识体系非常庞大,她没穿书之前,成绩虽然非常好,但80年代考试和她以前考试的内容有很大的不一样。

        很多的考试主观题都是基于现在的社会现象出题的,这些答案他如果一个人闷头干,能得分,但是分肯定不会太高。

        再三思考之后,她决定继续留下来学习。

        龚翠云要搞事就随他搞。

        她之前能搞定她,现在还怕她?

        *

        龚翠云这一天基本没怎么听课。

        脑子里面想的全部都是要如何对付林云初。

        以前她败在林云初手下,现在她一定要将她曾经失去的通通都夺回来。

        她早就听说了,裴淮远已经回部队。

        以前他仗着有裴淮远,既嚣张又得瑟。

        现在……她自己男人和她在一个班。

        林云初只有一个人。

        “这个老师脑袋有问题吗?布置这么多作业。不想让我们睡觉了吗?”

        身边传来一记暴乱又低沉且不满的声音。

        “钟哥,老师确实脑袋有问题,你不要发脾气,咱们该吃吃该喝喝,这作业不做难道他还那我们去拘留所?”

        叫钟哥的人身边的人讨好的道。

        “他如果真拉我们去拘留所,我就敢掀了他的家。”

        “我老娘也真是的,他儿子是哪科草他难道不知道吗?老子上辈子杀猪,这辈子被摁着读书。”

        “咱们不读书,听说咱们学校里面这一次来了好几个美女。”

        龚翠云听到这里,眼眸倏地一转,瞬间有了主意。

        她走到元吉民身边,道,“咱们班那个林同学长得可真漂亮,五官端正,皮肤白皙,这城里下来的姑娘就是不一样,气质优雅又高贵。”

        元吉民好像看傻逼一样,看着她。

        龚翠云一个劲儿朝他示意,让他配合。

        而后她看到离他不远处的那一行人停下了脚步,喊道,“喂,你们是哪个班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