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漠南蓝田在线阅读 - 13 天牢 童真

13 天牢 童真

        小王子方晓杰一个人被关在天牢里。不管六殿下方源在外面多么的着急。这一位小太岁却在天牢里玩儿的不亦乐乎。

        有人的时候,就找茬儿和他们聊天儿。弄得这些天牢里的看守们,都争着抢着去看这个小王子。本来以为这是一个八尺高的汉子。当小王子张口和他们攀谈的时候,一股童真自然的流露出来。

        看守中有一个年龄最小的才16岁,大家都叫他小不点儿。这一天轮到小不点儿来到小王子的牢房做看守。一想到是一位王子,小不点儿多多少少有点紧张。进了牢房一看,一个八尺高的汉子,长了一张娃娃脸。满面童趣的看着他笑。

        小王子方晓杰,“小哥哥,你好啊。”

        小不点儿,“小殿下,你好呀!今天是我在这里,当时你有什么吩咐就告诉我。我去帮助你办。”

        小王子方晓杰,“那就辛苦你了。不知道小哥哥怎么称呼呢?”

        小不点儿,“再整个天牢里我最小。没有人记得我姓名,他们都叫我小不点儿。我们穷人没有那么多讲究,有一个名字叫就可以了。小殿下也可以跟他们一样叫我小不点儿。”

        小王子方晓杰,“哈哈,没名没姓儿,只有一个外号吗?”

        小不点儿,“从小跟着爷爷长大。我叫刘焕娣。”

        小王子方晓杰,“怎么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小不点儿,“怎么见得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呢?”

        小王子方晓杰,“只有家里女孩儿生多了,想要一个男孩儿。才把姐姐名字叫做焕娣的。哪里有男孩儿的名字叫焕娣呢?”

        小不点儿,“也有道理。我不知道,反正是大人给起的。”

        小王子方晓杰,“那我还是叫你刘哥哥吧。”

        小不点儿,“随便你吧。我们穷人家命贱。叫什么不重要,能够有吃有喝过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小王子方晓杰,“刘哥哥,你在家里读的什么书呀?”

        小不点儿,“天天在家里干活儿,起早贪晚的干活儿。就这样还填不饱肚子呢,哪里有时间读什么书呢?你以为所有的人都像您吗,小殿下?你生在皇族,一来伸手饭来张口。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穷人是怎么样过生活的。”

        小王子方晓杰,“那你平常最爱玩什么呢?”

        小不点儿,“小时候没事儿干,最爱蹲在地上玩蚂蚁。”

        小王子方晓杰,“我也是,但是宫里的太监们不让我玩。我就趁他们不注意,找一个犄角旮旯儿蹲在地上自己玩儿。所有的蚂蚁都可以玩。有一种红尾巴的蚂蚁可千万不要玩儿。一旦碰上了这种蚂蚁,浑身就会起疙瘩。”

        小不点儿,“先别聊天儿了,我先伺候你吃饭吧。”

        小不点儿从牢房外面端进一个大食盒子。然后在牢房里放了一张矮八仙桌。又从食盒子里面一样又一样的把饭菜拿了出来。牢房里迅速散发着诱人的饭菜香味。

        小王子方晓杰一看今天拿来的饭菜就高兴了。对小不点儿说,“今天的饭菜真叫好。我娘每天送来的饭菜都是我最爱吃的。小哥哥,咱们一起吃吧。”

        小不点儿,“我可不敢跟你吃。如果让牢头看见了,我是免不了一场毒打的。不过今天你的饭菜可不是娘娘送来的。是一个须发斑白的老爷爷送来的。他还让我问你愿意不愿意和他一起玩儿。如果愿意的话,他就进来陪着你玩儿。”

        小王子方晓杰高兴的蹦了一个高,拍着手说,“太好啦,你为什么不请他进来?我在这里面实在太憋疼了,有人陪着咱们玩还不好吗?快快请进来,快快的请进来。”        手舞足蹈的模样,显露了他六岁的淘气样。

        没有等小不点儿去请,白发老人已经从牢房外进来了。

        小王子方晓杰赶紧的打招呼说,“老爷爷,您来了我是太高兴了,要不然就要把我一个人给闷死了。今天您送来的饭菜也特别的好吃。在家里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呢?”

        白发老人笑着说,“我也没有见过你呀。其实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只不过你在长庆宫,我在太庙。你可不能把我叫老爷爷。你爷爷还把我叫爷爷呢。你这么一叫不就是叫混了吗?”

        小王子方晓杰,“那我该叫你什么呀?”

        白发老人,“论辈分,你应该叫我老祖宗。不过你要这样一叫就把我给叫死了。哪一个老祖宗是活着的呢?谁家的祖宗不都已经变成了木牌牌摆在桌子上了。我可不想变一块木牌牌。咱们俩商量商量。你也别叫我老爷爷了,叫我老哥哥好不好?这样咱们俩玩儿起来才方便。说起话来更自由。”

        小王子方晓杰拍着小手儿高声叫着说,“老哥哥。太好了,我们这里刚才有一位小哥哥,现在再加上你一个老哥哥。这一次我再也不闷疼了。有两位哥哥陪着我玩儿。咱们哥儿三个一定会玩的特别的嗨。哈哈哈哈!”

        小不点儿很拘谨的说,“老前辈,小殿下才刚六岁。你别看他人高马大,仍然是一个小孩子,你千万不要介意。”

        白发老人,“我知道他是个小孩儿啊。我不也是一个老小孩儿吗?你这个小不点儿怎么变得这么啰嗦呢?啰啰嗦嗦,都耽误我们一块儿玩儿了。小殿下,你说是不是呀?”

        小王子方晓杰一边吃着肉,一边嘴里流着油,还一边在嘴里对付着说,“就是。就是。老哥哥,你饿不饿呀?用不用也吃一点儿?我一个人吃饭可没意思了。”

        白发老人也收入足蹈的蹲在了八仙桌的旁边,伸手就拿了一块肉放在了嘴里,顺着嘴角直流油。高兴的对小王子说,“我能够不能够叫你小三儿?小殿下,叫的实在是太拘谨。一想起你是小殿下,都没有心情陪着你玩儿了。”

        小王子方晓杰,“那我们三个人一结金兰好不好?”

        白发老人对他说,“我没有问题。小不点儿同意吗?”

        小不点儿赶紧摆摆手说,“我可不行。你们一位是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一位是高不可攀的小王子。我就是牢房里的一个小苦力。怎么敢和你们两位称兄道弟呢?”

        小王子方晓杰撅着嘴说,“那好,我把你从这个牢房轰出去。你再也不要在我们面前出现了。”

        白发老人说,“不行不行。你这样把他轰出去,他可就没命了。”

        小不点儿下的,赶紧双膝跪倒求饶说,“小殿下饶命。”

        白发老人把小不点儿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安抚他说,“要做兄弟还是要刀下之鬼,难道这还很难选择吗?”

        小不点儿战战兢兢的说,“全凭老人家安排。”

        白发老人用手指尖轻轻的打了他一下,笑着说,“什么老人家,只有大哥,没有什么老人家。”        然后又对小王子说,“小三儿,这一他已经同意了,咱们就拜起来吧。”

        小王子方晓杰抹了一把嘴角的油,笑呵呵的说,“真是太好了。我今天可以和两哥哥一起结拜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孤单了。”

        三个人向着北方,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然后,小王子方晓杰先给大哥白发老人磕了一个头,又给二哥小不点儿磕了一个头。白发老人坦然的接受了。小不点儿吓得腿肚子直哆嗦。但是再也不敢推辞了。

        牢房里充满了童真的笑。

        等大家说笑完毕,白发老人郑重其事的说,“既然我们三个已经结拜了,那么以后你们两个弟弟是不是要听我这位大哥的?”

        小王子方晓杰高兴的说,“当然要听大哥的。”

        小不点儿切切诺诺的说,“一定听大哥的。”

        白发老人,“小三儿,大哥我陪着你玩。但是你也要陪着大哥练功夫。你不想大哥一命呜呼吧?要想长寿就必须练功夫。要想让大哥永远陪着你玩,你就和大哥一起练功夫。好不好?”

        小不点儿,“大哥,我们不会功夫呀。”

        白发老人,“那我为什么你们就跟我练着什么不就好了吗?”

        小王子方晓杰和小不点儿一起高兴的说,“那就让大哥多费心了,小弟一定跟随大哥。”

        三个人说完这些话,抱在一起哈哈大笑。

        牢房里充满了欢乐的童趣。

        wap.

        /91/91036/20000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