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布兰卡港就业问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10月28日,周三,晴空万里,
  布兰卡港的春天已经来临,冬天似乎已经远去,圣赫塞打算大显身手,远程安排好施工事宜,他在家陪了伊莲娜几天。
  送伊莲娜上了前往布城的火车,伊莲娜周边都是负责安保的人员,这让他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两人在车窗下挥手告别,火车开动,消失在视线中,圣赫塞才转身离开,
  圣赫塞神色突然变得有些落寞,身边跟着布兰卡港猎鹰局负责人布斯顿·奥斯鲁,还有5名三角洲的安保人员,最近他加强了自己的安保力量。
  布斯顿记忆力很好,如同一个精准的人形储存器,对于圣赫塞帮助极大,对猎鹰局极为忠诚,也是久经考验的,唯一不太好的是缺乏很好的领导能力,好在布兰卡港目前不需要太多的事情。
  从车站出来,圣赫塞坐在车后座,司机布拉格·特奥正慢慢的开过市区,他看着窗外的风景。
  现在的布兰卡港已经有旅游城市的样子了,最近街上出现了一些流浪汉,夏天的阿根廷,特别是富裕的布城还挺热的,而布城的滨海地区风景不怎么样,
  所以有钱人临近夏季的时候,就会来南边的布兰卡港,马城,还有更南边的这些地方避暑。
  据说今年比往年萧条的多,圣赫塞看了一下,火车是主要交通工具,但旅客几乎没有,有钱人今年估计也不宽裕。
  “老板,明天市政厅这边邀请您参加商讨解决就业问题,还有就是人有一个叫国立苏尔大学的校长杜兰特邀请我们去学校参观”
  旁边的布斯顿也会担任一些额外的秘书工作,比如帮他处理一些紧要的事情,布兰卡港目前的情报工作还在继续展开中,布市那边也人手不足,圣赫塞大部分事情也亲力亲为,同时物色一些新鲜的血液加入。
  “国立苏尔大学?布兰卡港也有创办大学吗?”
  圣赫塞有些惊奇的问道。
  “是的,这个大学是两年前才成立的,招生规模很小,明年招生计划也才200人,似乎是想扩大规模,但找不到资金和拨款,非常艰难……”
  “好吧,我确实没注意到,原先还以为是个中学,第14街区那个学校吗,他们是不是没挂牌?”
  “对的,确实没有挂牌,主要招收一些师范学生,规模也只只有几百人,原先确实是以圣安修斯教会中学的旧校区成立的。”
  “好,我知道了,布拉格,你现在去海边看看,一直没有好好看看布兰卡港春天的景色,这次要看个够。”
  “好的,先生。”
  布拉格直接前边路口转弯,往港口码头开去。
  去港口的路上,圣赫塞看到了一个大型篮球场,
  “停一下。”
  布拉格安稳停好车辆,圣赫塞从车上下来,另一辆车的安保员迅速隐蔽在他的四周,负责保护,
  圣赫塞坐在篮球场旁边,
  篮球场上的阿根廷青年正在挥洒汗水,圣赫塞饶有兴致的看了一场篮球比赛。
  “真是精彩!”
  圣赫塞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篮球在布兰卡港的地位可不低,这个南方海港小城在阿根廷算是个另类,这里的人同时喜欢篮球足球,有很多当地的俱乐部除了足球,也搞篮球。
  看完比赛,他又上车,来到了布兰卡港码头,这里停泊着一些游轮,但都空空如也,尽显萧条。
  他极目远眺,看到这边有不少岛屿,最远可以看到了特立尼达岛,贝尔梅霍岛这两个大岛,两个岛都是有几百平方公里,但无人居住,
  近一些的就是伍德岛,恩伯多岛这些,相对小一些。
  而布兰卡港东边二十多公里是另一个小镇,叫彭塔阿尔塔镇,简称阿尔塔,这里是海军的一个驻地,是下一阶段猎鹰局的渗透方向。
  海湾对面的南方有一些小岛,严格意义上来说,临港工业区位于布兰卡港跟阿尔塔之间,是一个全新开辟的港口工业区,相比于北边的旧港口,这里更适合深水港口建设,而且不用经过狭窄的海湾,海运运输也更方便一些。
  目前布兰卡港的市区面积并不大,第五区作为新近成立的区,其实是一个郊区,或者说落后的新城镇,由于市区扩大,合并形成的地位比较高,跟第四区一样,是最晚成立的两个区,底蕴最差。
  “要是布兰卡港这边有河流就彻底完美了,一个完美的阿根廷湾区。”
  圣赫塞有些感叹的自言自语地说道,这里算得上是阿根廷一个接近完美的一个“湾区”,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缺少一条河流。
  科罗拉多河在南边200多公里注入布兰卡湾,它发源于安第斯山脉东坡,他都怀疑是不是科罗拉多河改道过,科罗拉多河同时也是阿根廷800毫米降水线,零度等温线,湿润半湿润线,亚热带温带线,
  就如同新华夏的秦岭淮河一样,从太空看下来,而布兰卡港西边开始一直到萨拉多河和埃尔河交汇处的库拉科河,其实有不少湖泊和看起来像废弃河道一样的低洼地段,满打满算也只有600公里距离,而且明显布兰卡港附近的降水比南边多,也能汇集一些降水。
  “布斯顿,你觉得布兰卡港是否需要一条人工运河,比如让南边的科罗拉多河改道或者分流?反正科罗拉多河下游连像样的城市都没有,南边降水也不行。”
  圣赫塞看着西边的狭窄海湾,其实海湾靠岸的地方,很多淤泥淤积,否则这里的港口潜力更大,倒是跟河流中下游挺像的。
  他问了旁边的布斯顿。
  “老板,我不太懂这些,可是这有什么意义呢?”
  布斯顿有些疑惑的问道。
  “好吧,好像确实没太多的意义。”
  圣赫塞略微思索了一下,开挖一条600公里人工运河让科罗拉多河改道,仅仅为了让布兰卡港有一条河,简直太疯狂了,还不如在上游多修几条水电站发电呢。
  但圣赫塞仿佛跟着了魔一样,觉得布兰卡港确实要一条河流,仿佛是魔鬼对他的呼唤。
  “也许真的可以让人去勘探一下试试?布兰卡港附近如果形成一个2000-3000万人口的大湾区,那需要的用水量就不得了了,而河水远比湖水更好,冲刷一个深水港出来。”
  圣赫塞心思活泛起来,这并非不可能,甚至他隐约觉得有可能实现,只要河流改道就可以,然后下游挖一些人工河道,形成一个真正的湾区城市。
  在他的规划里,阿根廷至少可以有三个大工业区和城市群,中部形成科市-玛利亚市形成内陆工业区,东部和中北部以布市为核心的拉普拉塔河沿岸工业区,第三个就是潘帕斯草原南部的布兰卡湾区工业城市群,组成三大火车头,何愁阿根廷经济不崛起。
  要知道河流改道这个事情在大自然里其实并不少见,裁弯取直,自然改道,洪水夺河道,人工修筑的也不少,
  而如果布兰卡港真的拥有一条河流,那么确实能很好的对上游进行扩张发展,而且沿途确实有很多湖泊,可以连接起来。
  毕竟科罗拉多河如果从支流萨拉多河算起,全长有1430千米,年平均径流量也有43亿立方米,虽然相比于拉普拉塔,巴拉那河这些大河确实差了点,也是算一条中等大河流了。
  阿根廷南边的河流其实不少,主要受制于陆地面积狭窄,所以才流量比较少,如果真能让布兰卡港拥有河流,那绝对可以把布兰卡港提升几个量级。
  毕竟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要是有挖沙船就好了。”
  圣赫塞声音越来越小,里边可以进行清淤,把这些淤泥堆到外边的海岛去,或者连接起那些岛屿,这些海岛开发出来,不就是纽约的长岛嘛,这十几个岛屿加起来都有一两千平方公里大。
  他倚靠在码头的栏杆上,吹着凉风,旁边的布斯顿展开地图,圣赫塞用铅趣÷阁在上边写写画画,然后勾勒出大概的河道,还有各个岛屿的连接,他才心满意足的让旁边的人收起地图。
  “老板,你从刚刚开始一直在往南边看,那几个小岛似乎也没什么好看的。”
  布兰卡海湾中有很多岛屿,最大的是特立尼达岛,这里最出名的就是渔业,第二大的是贝尔梅霍岛,
  海湾西边是个小海湾,小海湾的水底比较浅,不能停泊大型轮船,避风效果倒是很好,那边跟第五区的沿海一样,是个完全没工业开发的,海滩也是白色的。
  “哈哈,其实有时候安静的看风景也是不错的,布斯顿,你去找个船,我想去那边的岛上看下。”
  圣赫塞指着最远的大海岛说道。
  “遵从您的意愿。”
  布斯顿找了个本地老渔民,过了十分钟,开着一艘帆船过来,圣赫塞一行人也跳上这艘白色的的帆船,过了一会就出发。
  帆船慢慢出了港口,向大西洋方向开去,
  “那边好像有大鱼。”
  渔民笑呵呵的说说道:“是鲸鱼,它们准备北上了。”
  圣赫塞转头看了下,毛都没见到,只看到了平静的海面。
  “布兰卡湾里岛很多,所以海洋动物种类很多,可以看到企鹅,海狮,海豹之类的。”
  帆船缓慢向前,略过几个岛屿,远处的特立尼达岛越来越近,离海岸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一只黑色的大鸟突然从帆船右边的海面上冒出了个头,嘴里似乎还叼着一条鱼,好像是只企鹅,但感觉又不太像。
  圣赫塞随之听到了一声如“吁”的驴叫声传入耳膜,吓了一跳。
  老渔民马上解说道,这是一只麦哲伦企鹅,常年生活在布兰卡湾的岛屿礁石上。
  “别看它在陆地上走的慢的样子,它们是潜水高手,能够下潜到百米的水下追逐鱼群。”
  “挺厉害的,这边企鹅多吗?”
  “还挺多的,现在是他们的繁殖季节,其实南边的马尔维纳斯群岛更多。”
  特立尼达岛高山上的巨大的风车出现在圣赫塞眼中的时候,更多的帆船也在朝这里聚集。
  老渔民把升起的所有帆都降了下来,圣赫塞看到了一个钓渔场,有不少私家的帆船小艇,大多数是本地人,他们兴致勃勃的拿着鱼竿在钓鱼,有些认识圣赫塞的还过来跟他握手,圣赫塞只好一一回应。
  圣赫塞在老渔民的带领下,穿过一些小道,登上特立尼达岛的山顶,他有些沉默的望着南方,伫立不动。
  “老板,你又在看什么。”
  “其实我看的是2000多公里外的马岛。”
  “老板,虽然我学历没你高,你也不能骗我啊,人能看那么远?”
  “哈哈,其实那是阿根廷没有收复的国土啊。”
  “哦?是哪里。”
  “马尔维斯群岛啊。”
  圣赫塞感慨的说道。
  “议员先生,那里不是英国人的土地吗,”
  旁边的老渔民插了一嘴,刚刚他才知道这是最近出名的圣赫塞议员,感觉以后可以吹嘘一辈子,也更加热情了。
  从岛上再往南直走2000多公里,就可以看到马岛了,那里现在被英国人占领。
  “没听说过马岛是我们国家的啊?”
  老渔民也有些疑惑的继续说道,上边都挂着英国国旗,还经常驱赶阿根廷的渔民,甚至会打伤渔民。
  “有的,只不过被英国人占领了,其实现在就是最适合收复的时候,可是我们阿根廷现在内乱要开始了。”
  圣赫塞解答说道。
  20世纪50年代可以是阿根廷最接近马岛主权的时候的时候,毕竟阿根廷人在19世纪就对马岛宣传持有主权了,而阿根廷居然没有借助二战以及50年代英国殖民地崩溃期,收复马岛,真是毫无战略眼光。
  当然,也是因为阿根廷即将内乱和军政府,加上英阿关系还算不错,现在的阿根廷领导人确实也没有什么太高水平,
  印度能独立,南非能独立,埃及独立,殖民地体系即将全面崩盘,马来西亚也准备独立了,阿根廷连小小马岛都拿不下。
  其实这跟现在的圣赫塞没太大关系,马岛这个地方虽然看起来挺好,却也只是一块蛮荒之地,已经靠近南极大陆,气候地质条件也不行,资源都难以开发,跟那种温带亚热带岛屿的地位没法比,
  而且南美洲一直远离世界主要和权力中心,更多的是作为产品倾销地和原材料产地存在,新大陆只有美国是世界权力中心之一,最重要的权柄还是看欧亚大陆的,
  现在阿根廷连国内都开发不过来,按道理说国力强大的时候,马岛自然就到手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发展人口,发展经济,增加实力。
  一行人从山上走了下来,老渔民也拿出钓具,跟圣赫塞告退,他打算前往渔场打算娱乐一下,圣赫塞跟着布斯顿坐在岛上的一处平坦的石头上,看着碧海蓝天,闲聊着。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圣赫塞轻轻的说了句华夏语,也是有些愣神,太久没说,已经生疏了,那个地方早已远去,晃了晃头,并不是很在意。
  “现在欧洲那边情况怎么样,对了还有法国人戴高乐。”
  圣赫塞对于欧洲现在关注不多,现在是稳定发展时期,再好的技术也吃不下了,闷头搞建设,法国天降猛男戴高乐,重新复兴了法国,这个猛男是他学习的对象。
  “戴高乐第二次下野,回老家带他的女儿去了,法国已经撤出越南,法国人正在阿尔及利亚动手,不过消息并不怎么好。”
  “是吗,那是相当可惜,戴高乐虽然是个好领袖,却不太适合搞军队,法国人要彻底失去阿尔及利亚了,如果不改变他们的做法的话。”
  虽然法国一直视阿尔及利亚为本土,但那毕竟不是本土,同化不及时,加上全球殖民体系被美苏两国共同拆解,法国人已经机会不多了。
  “有阿尔及利亚和没有阿尔及利亚,法国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如果能保留摩洛哥和突尼斯的话,法国至少未来是非常可观的。”
  圣赫塞也有些感慨,后世法国如果拥有阿尔及利亚,实力还能再上涨很多,最起码不会比后世的俄罗斯差太多,阿尔及利亚的潜力还是很大的,加法国人一起也有六千多万左右,增长个几十年人口到一个亿还是有希望的,但法国人不敢给那三个省具体的权力。
  如果能保留突尼斯和摩洛哥,那估计从人口还是国土资源都能跟解体后的俄罗斯掰腕子,彻底不怵美国人,毕竟后世加起来这四个国家怎么说也能发展到有1.5亿人,
  当然法国人更喜欢阿尔及利亚,真当本土省来建设的,而且只有1000万人多点,还有一部分是法国移民后裔,
  地广人稀,毕竟还是能压制住的,现在法国本土也只有4300万人,如果加上摩洛哥的1100多万,突尼斯的400多万,那么法国直接就变天了,也不现实,况且除阿尔及利亚,其他两个国家并非作为省份来建设的,主要是殖民掠夺居多。
  “对了,说到非洲,埃及情况如何了?英国人走了吗?”
  圣赫塞突然对非洲局势有些感兴趣,他印象里,埃及就是这一两年独立,而且刚独立缺乏各种武器,要跟以色列打几次中东战争,如果能出手一部分轻武器也是挺不错的,自己的便宜武器可以进行一波推销。
  “埃及的话,内古比和纳赛尔上校发动的政变,推翻了法鲁克国王的君主制,真正的谋划者是迦玛尔·纳赛尔,今年6月埃及成立了共和国。”
  猎鹰局国外分部像美国欧洲这些地方,很少去刺探情报,大多数是以报纸官方消息为准,团队人数也不多,一个月汇总一次,让圣赫塞能基本了解世界上的一些局势情况,主要是经济和人员方面的原因。
  其实他并不太重视这些,主要是看能不能见缝插针出售一些产品,而结交大佬之类的就算了,现在也仅仅是一个阿根廷小小的议员,哪怕是阿根廷的高官在国际上的地位也不过如此。
  当然如果有遇到合适的人,他会进行一些投资,主要是南美洲这边。
  “埃及方面有没有开始跟苏联人接触,法国人英国人有没有发动战争,以色列有没有进攻埃及。”
  “这个消息我们也不太清楚,抱歉,猎鹰局只从报纸上获取消息,而且非洲也不是我们的工作重点。”
  “好吧,确实如此,我们还是好好建设自己的国家,能卖就卖,MP40对于非洲国家来说是个好武器,还有可以去谈谈粮食出口给埃及,今年估计又是个丰收年。”
  “现在苏联人有了新的领导人了吗?斯大林去世已经有段时间了吧。”
  他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苏联方面的事情了,事实上他也关注不到,大部分苏联情报主要由苏联政府传播出来。
  今年3月5日,斯大林在莫斯科因脑溢血去世,让整个西方世界松了口气,他那会刚从美国回到阿根廷,忙着处理国内的事情,世界局势也不明朗,但斯大林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苏联的精神。
  “是的,9月份的时候,一个叫赫鲁晓夫的人已经当选苏联最高领导。”
  “赫鲁晓夫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圣赫塞点了点头,不再询问,玉米大帝的事情他记得的不多,只记得古巴导弹危机和完全否定斯大林,而后者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苏联的精神混乱,很可能导致了后来他本人自己被后来者弄下来,
  还有赫鲁晓夫楼,比较成功的改善了苏联民生,以及推广种玉米的一些事情,再后来就是下台,后来就是百亿补贴苏勋宗了。
  至少苏穗宗能力还是很强的,只是晚年凄惨了点。
  “不管他们太多,一切还是要靠自己。”
  圣赫塞定了调子,苏联在地球的另一边,太遥远了,阿根廷的重点在应该南美洲,西欧,还有非洲这几个地方。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圣赫塞享受了一顿烤鱼,才随老渔民的帆船满意而归。
  第二天早上,市政厅,
  圣赫塞西装革履,来到了这边,打算参加这次市政组织的就业会议。
  “您好,市长先生。”
  圣赫塞先去市长办公室提前打个招呼。

章节目录